Uber危机爆发CEO被扫地出门,滴滴程维还能走多远?

小熊在线 | 2017年06月19日
今年以来,Uber一直丑闻不断,6月14日,其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宣布将无限期休假。据了解,在此前的半年时间里,已相继有近10位副总…… (1464 字)
无标题文档

    今年以来,Uber一直丑闻不断,6月14日,其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宣布将无限期休假。据了解,在此前的半年时间里,已相继有近10位副总裁级别的核心高管从Uber离职。

    对此,有网友调侃,Uber正式成为有史以来最接近“无人驾驶”的公司——没有COO、CMO、CFO,就连创始人、CEO也可能要被董事会扫地出门……公司没人“管”,以后只能靠自动驾驶了!

    Uber此次巨震危机,从表面看来,是由骚扰案引发,但笔者认为,Uber真正的危机,是其商业模式发展的瓶颈危机。而作为Uber的中国门徒、还未坐稳垄断宝座、面临巨大盈利压力的滴滴,囿于此无解的商业模式也已是危机四伏。

    事实上,滴滴已被国内的网约车新政和不断涌现的强势竞争者四面围堵。从2016年底各地网约车新政陆续出台,滴滴就一直问题不断。首先,各地的网约车新政对其运力的清洗力度不小;同时,强势的竞争对手亦虎视眈眈,意在从车源方面和滴滴打一场硬仗。另外,不少地方网约车平台不断兴起,如武汉、泉州、银川等地均推出网约车软件,与滴滴等全国性平台展开巷战。

    来自政策的压力和外部竞争固然压力巨大,而出自公司内部的危机似乎更为要命。在很多人看来,过去滴滴的胜利根本不是技术和市场的胜利,而是资本的胜利。一路走来连续不断的并购、融资,不仅推高了估值,也给滴滴带来了需要自身解决的各种难题。

    当下,资本已成为企业经营管理不可或缺的工具和武器,在资本的催生下,滴滴一直走在不断并购的路上。滴滴的最早期投资人王刚曾表示,2013年滴滴、快的均参与对大黄蜂的竞购,但最终快的与大黄蜂在同年11月宣布合并。后来,2015年2月滴滴与快的合并;2016年8月滴滴并购优步中国。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以后,滴滴看似实现了C2C出行模式的全国大一统,但实则几轮并购下来公司内部已至少集结了四股势力,加之负责融资的柳青团队,滴滴内部派系林立的场景可以想象。

    5月初,滴滴用国际化与智能交通的新故事完成了新一轮55亿美元融资。然而,随即传出的却是其资深副总裁陶然,因个人原因离职的消息。这是继2016年12月技术副总裁和商业事业部总经理朱磊、2017年初市场营销副总裁程峻怡之后,从滴滴离职的第三位高管。

    此前,朱磊的离职被称为是“明智之举”,分析人士指出,这种局面是滴滴商业模式的错。另外,有预言称,随着网约车市场的缩水,滴滴估值锐减、盈利遥遥无期等因素叠加,要不了多久,还会不断有高管离职。程峻怡、陶然相继离职似乎印证了这一预言。

    但此次,陶然的离职远没那么简单,内部人士称系因内部斗争,出局实非所愿。在大量资金注入,亟待稳固旧地,开疆拓土的关口,负责滴滴公关业务的陶然离职,随后柳青麾下朱景士将公关部接管。据知情人士分析,陶然极有可能是程维同柳青之间权力之争的棋子。

    另外,通过并购、融资虽推高了估值,但估值不断升高并不是资本的最终目的,资本亦需要回报。但滴滴的盈利似乎依然遥遥无期,在同优步中国合并后,补贴大幅减少,本可以节约开支,然而价格上升对于滴滴的体量却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加之网约车新政在5月落地,滴滴在供给端和需求端出现了双重下降。

    据了解,目前司机端滴滴抽成比例高达26%,用户端随意提价和体验滑坡也影响了其口碑,车越来越少、打车越来越难且价格越来越贵,用户自然减少,用车需求少司机的供给也会相应减少,如此难逃恶性循环。

    内忧外患之下,滴滴的未来恐怕并不好过。同时,回想上月易到三名联合创始人集体离职,昨日Uber创始人兼CEO无限期休假,真替处于漩涡中的滴滴CEO程维捏一把汗,在如今这个商业模式危机将要爆发、政策和外部竞争压力巨大、公司内部斗争激烈、局面随时面临失控的滴滴中,还能坚持走多远?

标签:滴滴

用户名:  密码:  没有注册?
网友评论:(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评论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