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槃 中兴中长期价值将被重估

小熊在线 新闻稿 | 2018年05月16日
5月15日凌晨5时左右,MSCI公布了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中兴通讯名列其中。之前,美国东部时间5月14日 ......
无标题文档

    5月15日凌晨5时左右,MSCI公布了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中兴通讯名列其中。之前,美国东部时间5月14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发言表示,愿意尽快改变对中兴通讯的销售禁令。上述两大消息对中兴通讯无疑是重大利好。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激活禁止出售通讯设备令,禁止向其销售商品、零部件、软件和技术。4月17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全票通过决议,禁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的电信普及补贴,从那些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设备厂商采购产品,其中就包括了华为和中兴通讯。矛头再次指向中国电信设备商。本次美中贸易战背景下,美国反复强调”中国制造2025“中集成电路、5G、人工智能等中国发展战略领域对美造成的威胁。美国、日本、韩国、中国、欧洲都在竞争在5G上的领导力。在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美国一家致力于推动无线以及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全球性组织)发布的5G竞赛(Race to 5G)的报告中指出,中国、韩国和美国在5G竞赛上处于领跑地位,而中国略微领先;报告认为美国在4G(第四代移动通信)的领导力带来了经济和就业的增长,如果5G时代不能保持的话,这些增长将流向其它国家。对此,报告建议决策者提出可帮助美国赢得5G竞赛的前瞻性立法和监管改革,并且这些提案需要在2018年迅速予以解决。而华为和中兴恰好是中国在5G领域站在第一阵营的重要力量,因此这两家公司先后成为美国政府的目标,在中美角力的大背景下毫不令人意外。

    中兴通讯事件出现重大转机,引发资本市场强烈关注。市场人士认为,中兴在受到拒绝处罚后,公司大部分业务受到较大影响,对全球产业链包括美国部分上游企业也形成一定影响。中兴事件可能对短期5G发展预期产生细微影响,但长期来看5G仍然是未来几年最确定的投资方向。

    当下,全球市场总规模停滞不前,各国纷纷抢占国际市场份额以解决国内总需求不足的问题。当前的中美贸易纠纷已不是局限于“贸易”本身范围内的一场战争,它实质是中美经济纷争在贸易领域的分战场。此次美国商务部激活中兴出口禁令,以此增加贸易谈判筹码,7年禁令更是直指“中国制造2025”的关键时间点。中兴通讯作为中国高科技企业出海的代表,在5G高低频系列基站、5G承载、5G核心网等端到端解决方案,光接入旗舰、E-OTN,云基础设施等一系列技术的标准制定、产品研发、商用验证和产业等多维度实现了世界引领。美国政府此次直接从上游电子元器件材料下手,显示了其已经无法从技术标准、专利、整机制造等传统手段来抑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赶超。

    5G领跑中国制造2025

    与2G、3G、4G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不同,5G将从更大的维度更广的范围产生颠覆性影响,重塑通信制造业。5G技术将使移动技术超越消费和企业级服务,拓展至行业领域。换而言之,过去几代网络只是致力于为消费者(以及在一定程度上为企业用户)提升用户体验,而5G则瞄准产业。在4G时代,优步、滴滴和Airbnb等创造出了“共享经济”模式,未来的5G时代,随着应用深入,5G所提升的移动技术有可能引发新的消费热点,并将会创造出更多的经济模式,从而驱动全球GDP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增长。5G也因而受到了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推动。

    与早期的LTE部署不同的是,5G部署将不再是韩国、日本和美国等地区的天下,中国将成为最早一批拥有5G的市场的国家。5G时代,中国的IMT2020联盟已经成为仅次于欧洲METIS,5GPP的联合标准组织。在5G标准制定中,中国企业贡献给3GPP关于5G的提案,占到全部提案的40%;中国专家也占到了各个5G工作组的很大比重,例如在RAN1,作为定义5G物理层的工作组,华人专家占到了60%。不同于4G时代,中兴华为等关键设备制造商也随之崛起,成为主导力量。中兴在5G标准领域贡献积极,领衔3GPP NOMA标准并担任领导席位,获得5G关键规范的3个editor席位,当选RAN3副主席。2017年12月在里斯本结束的3GPPRAN全会上,中兴通讯及业内其他29家主要厂商共同见证了5GNR首个版本的冻结,未来还会继续业内推动基于统一标准的5G测试及规模商用。

    目前世界各国政府和运营商都在积极部署5G,已有相当数量的运营商制定了5G商用时间表并公开宣布试验展开。2017年11月23日,中国工信部宣布启动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工作。参与企业包括电信运营、系统设备、芯片、终端、仪表、器件等全产业链上的众多企业。整个试验工作将基于5G国际标准,重点面向我国5G需求,指导5G预/商用产品研发,预计2018年前实现试验基本目标。而在已结束的第二阶段测试中的无线部分,中兴、华为通讯处于领先地位,在5G技术标准制定中话语权不断提升。二阶段测试中,中兴通讯参与了全部七大场景所有测试条目,并率先进行26GHz外场测试,空口性能表现优异。在三大场景下,可以同时达到移动大带宽场景下15Gbps吞吐率,超过国际电联定义的10Gbps;海量连接场景下达到9000万连接数/MHz/小时,提升接入过载率600%,远超国际电联定义指标;低时延高可靠场景达到0.416ms,优于国际电联定义的1ms。

    5G到来将使移动通信的重心向中国转移,从而给国内上下游产业链带来机遇,通信设备国产替代化的进程大大加快,比如,射频器件、滤波器、集成电路、基带芯片、天线、光纤光缆、光模块、通用服务器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是“中国制造2025”划分的十大领域的其中一个领域,里面包含了集成电路及专用装备、信息通信设备、操作系统及工业软件等细分领域。可以说,我国的5G信息通讯制造已昂然迈入世界制造强国阵营,领跑中国制造2025。

    国内5G大机遇来临

    目前,全球通讯行业正处于5G标准成型和全面商用前的窗口期,预计2018年中为资本开支的拐点,将迎来平滑且持久的5G投资周期。预计,5G部署将比4G / LTE的部署花费两倍以上的时间,总体投资规模将是4G的1.6-2倍。从规模空间上来看,5G带来的产业空间超过3G、4G,而中国第一次掌握了话语权。华尔街投行Jefferies(杰富瑞)发表观点指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将于2019年启动5G基础建设,预计7年内总支出金额达18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万亿元),相比较2013-2020年的4G投资金额(预计1170亿美元),增幅54%。主设备商是离运营商最近的环节,行业投资规模最大,在5G整个投资期中持续受益,是5G边际受益最大者。

    我国已具备领跑5G所需具备的资金、技术和产业政策等三个要素。5G是通信行业未来最重要的发展趋势,国家多次发文力推2020商用。2017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重点推进5G标准研究、技术试验和产业推进,力争2020年启动商用。2018年新一代信息基础建设工程方案中,国家对”百兆乡村“、5G规模组网提出了量化要求。2018年4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布了《关于降低部分无线电频率占用费标准的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到:要降低3000兆赫以上频段以及5G公众移动通信系统频率占用费标准,该政策的实施将为运营商节约大量资本开支,并广泛利好5G产业链公司。仅考虑目前已确定的频谱规划,运营商第1-3年每年约节约约40亿,第4-6年每年将分别节约约36亿、31亿、27亿元,第7年开始每年将节约约22.5亿元频率占用费。

    目前,中国各运营商正加足马力推进5G部署。相对于美国运营商部分城市2019年部分城市的商用服务、欧洲2020年开始商用部署。中国三大运营商普遍将5G商用时间集体提前并趋向一致:2019年预商用,2020年正式规模商用。中国联通目前公布了16个城市的5G试点计划,是三大运营商里最多的,同时还计划实现2020年规模商用。中国电信则公布了6+6的试点城市,其中首批公布的6个城市包括了中国新设的首都“副中心”雄安。中国移动目前确定了5个5G试点城市,看起来是最少的,但其计划将在2018年在这5座城市各建设100个5G基站,这基本可以看做可以提供预商用服务的5G网络了。

    运营商控制5G的投资节奏,设备商影响5G产业链格局以及研发的进度,无论是在4G向5G演进的网络建设中,还是面向5G商用网络建设,中兴通讯和华为都在研发测试中位于领头羊的位置。在低频领域,中兴推出3.5GHz NR预商用基站,射频带宽达200MHz,基站体积、重量、功耗等关键指标满足预商用建网要求;在高频领域,中兴推出26GHz,单用户峰值速率近16Gbps。此外,天线和无线电技术一直是中兴差异化优势的一部分,尤其是在TDD方面。

    5G建设承载先行,传输网铺筑是新一代通信网络的基石。5G的大带宽、低时延和以云为中心的扁平化网络架构对承载网提出了新的需求和挑战,并带来OTN设备需求增加,光模块也面临全面升级。中兴自研了5G承载全部核心芯片,包括接口芯片、集成化分组芯片、网络处理器和交换网芯片推动,核心技术自研芯片为5G承载产品的技术领先奠定了基础。OTN设设备方面,中兴推出了小型OTN设备,100G OTN线卡集成度业内最高,交叉容量1T业内最大,支持200G/400G升级,并推出64T/1T OTN大容量交叉设备,全球交叉容量最大、集成度最高,支持集群扩展。此外,中兴还率先推出Flex O前传设备,实现多业务接入和低时延传输(E2E 1us),并推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基于光背板连接的智能OXC系统,无需内部光纤连接,减轻维护难度。Gartner预测CSP核心、边缘和传输网元的虚拟化将从2010年的10%增长到2022年的70%。到2022年之前,随着CSP网络功能虚拟化的发展,网络基础设施服务需求的10%将转向软件服务。此外,SDN/NFV和云计算是5G网络架构发展的趋势,新兴的SDN方案提供商和网络内容提供商在SDN推广中有先发优势。中兴与英特尔合作,发布了面向5G的全球首个基于软件定义架构和网络功能虚拟化的5G无线接入产品,极大推动5G商用进程,并推出业界首个可商用的云原生Carrier DevOps Builder,获SDN NFV全球大会“奥斯卡”大奖。

    自主创新大周期

    中美贸易摩擦中知识产权保护发展问题愈演愈烈,更加坚定了我国发展自主可控行业的决心。4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召开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召开,七大政治局常委悉数出席。习主席在会议上的讲话高度强调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隐患,必须加速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要抓产业体系建设,在技术、产业、政策上共同发力。

    芯片是一个知识高度密集、资金高度密集、工艺要求极高,处于产业链最顶端的行业,是科研、设计、制造等诸多技术工艺实力,乃至政策、资金、产业生态及市场在内的,整个国家的综合实力的体现。目前整个通讯行业,包括国外通讯设备厂家,20%-30%的关键元器件(如FPGA、射频芯片、光模块等)均高度依赖美国公司,自主替代能力有限。在芯片的产业链上,中国在芯片的设计和封装测试领域水平提升很快,但在芯片制造领域仍有较大差距。这其中的关键因素是受限于“瓦森纳协定”,中国公司买不到最先进的制造设备和集成电路技术。“瓦森纳协定”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成立于1996年,33个成员国,中国不在其列,该协定的主要目的是阻止关键技术和元器件流失到成员国之外。

    此外,中国的芯片研发流程尚无法完全脱离美国技术及开发工具。中国通信设备产品已经全球领先,带动相关芯片设计业快速发展。中兴微电子等IC厂家均已具备了独立完成从定义到封测的通讯专用芯片全程设计能力,以中兴通讯为例,产品中所用的无线基带芯片、数字中频芯片、高端路由器核心交换芯片、承载核心芯片等均已实现自研,累计发货的自研ASIC芯片已经超过1亿颗,其中,基带芯片的矢量处理性能和高端路由器芯片的交换能力已达业界领先水平。但任何IC设计者,即使掌握了芯片设计的核心技术,但芯片研发流程尚脱离不了美国公司(如Synopsis,Cadence)研发的开发工具链产品,也就是说都需要在这些受EAR管辖的美国开发工具的基础上从事产品设计开发。

    基于通讯设备对芯片性能、集成度和可靠性的要求非常高,为避免高性能通讯芯片由国外厂家控制,中兴通讯在上世纪末就决心攻破这一领域,建立通讯芯片设计开发能力。中兴通讯的核心能力在于复杂的通讯协议栈软件、工业级嵌入式操作系统、通信核心算法、高性能通讯专用芯片,以及整机及系统设计能力。中兴IC芯片领域专利实力在国内居于领先地位,芯片营收收入排名中国第三位。根据国际知名专利检索公司QUESTEL发布《芯片行业专利分析及专利组合质量评估》报告,中兴通讯在IC芯片领域专利实力在在国内属于领先地位,是持有专利最多的中国企业。中兴通讯自主研发并成功商用100多种芯片,主要包括有线传输芯片、有线分组芯片、宽带接入芯片、无线系统芯片、移动终端芯片、多媒体芯片等,形成云、管、端全系列通信芯片,是中国产品布局最全面的厂商之一,在国内处于行业前列。


用户名:  密码:  没有注册?
网友评论:(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评论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